杜淳扮演的羅燃,其實是進入這個故事的一個切入視角,而這個角色,也是劇中唯一一個自始至終猜他不會是“壞人”的人。雖然羅燃依然是杜淳以往演繹過的軍人、警察的身份,但在形象上有很大突破,杜淳留起了長發和胡子,非常有型,很符合冒險劇的氣質,成就了現在熒屏上“熱血糙漢”形象,力量和正義擔當。——總制片人戴瑩

  正在愛奇藝播出的《無主之城》講述了一群身份、經歷、性格各異的旅客陰差陽錯誤入孤島后發生的一系列絕境求生故事,“孤島求生”+“人性選擇”也是國產劇中不太常見的兩個元素,新京報專訪編劇徐速,總制片人戴瑩、李亞平。徐速表示,《魯濱孫漂流記》是自己少年時期最喜歡的小說之一,他一直對荒島求生,冒險生存的故事非常感興趣。在談及本劇創作面臨最大的難點時,徐速坦言,這個故事的假定性非常高,怎么讓大家相信故事、怎么進入故事?進入劇中的世界之后,群像戲的呈現又成了下一個難點,“劇中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故事線,互相關聯形成關系網。”

  故事

  劉奕君一直問他和莫儷不是愛情嗎

  在編劇徐速看來,“共情”和“獵奇”是《無主之城》在創作上非常重要的兩個維度,要創造一個非典型的環境,在非典型的環境當中去描寫典型的人物,比如《無主之城》中的“孤島”環境是比較發散想象力的地方,但是這里面的人物包括醫生、小偷、教師、記者、警察、商人,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人物,他們之間發生的關聯和感情可以引發觀眾的“共情”,所以全劇可以看做描繪了一種在陌生的環境下真實的情感。

  這部劇中的愛情線索很多,幾個主要人物目前都出現了愛情線索,比如羅燃+江雪,果兒+小偷二二,娜娜+人工智能,莫儷+陳立,寧羽+謝穎以及安琪和秦奮夫婦。在總制片人李亞平看來,他們算是在特殊困境里的“互相慰藉和彼此需要”,也是愛情的一種。李亞平表示,雖然《無主之城》不是一部愛情戲,而且編劇特別在意不把主線往愛清關系里去靠,因為不管什么類型的戲,在國內都很有可能變成談戀愛,“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愛情,更何況在極端環境下,愛情和親密關系比較容易被考驗。而這種絕望的境地,也比較容易滋生情感關系。扮演陳立的劉奕君老師,一直問我們,我和莫儷難道不是愛情嗎?其實是的。”

  內核

  絕境中每個人都面臨艱難選擇

  徐速坦言,他最喜歡這個故事的地方是,在絕境中每個人物都面臨著艱難的選擇。“比如是救一個孩子,還是救一百個乘客?你最痛恨的人受傷將死,你作為醫生救還是不救?當你的朋友成為眾矢之的,你是與所有人為敵,還是明哲保身做沉默的大多數……”吃一頓飯,喝一口水,這些在日常中最平常不過的事情,到了無主之城這個荒島上,都會成為考驗人性的選擇。

  困于荒島上的人物年齡、職業、性格各不相同,人物設計在這個劇集當中,更接近于一個生態系統。它像是一個金字塔結構,由核心人物衍生人物關系,再輻射到周邊人物形成關系網,更加強調每個人的故事線與主線的勾連互動,也就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故事中心,影響主線故事走向。受困絕境中的人物們,一方面在恐懼和求生欲支配下,不由自主會產生私念和算計,比如劉奕君扮演的陳立,表面看上去儒雅睿智,但關鍵時刻,卻主張把被蝙蝠追趕的幸存者關在超市門外。另一方面,困境中人性中的善始終未能泯滅,無論是勇敢放人進屋的老師劉正毅,還是在面對只有一針救命針劑的時候,選擇留給了羅燃的醫生秦奮,他們的選擇也都和后面的劇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敘事

  讓觀眾建立起對故事的信任感

  《無主之城》將傳統的孤島模式同末日求生、科幻懸疑、人工智能、狼人殺突圍等故事類型交融在一起。為了營造“懸疑感”,在精剪時加入了“界面”包裝,就像電影《網絡迷蹤》,給觀眾一個代入和觀察的視角,也把“人工智能”的懸疑點展示出來。據李亞平介紹,在創作時前期寫戲就要求節奏,后期通過剪輯進一步加快節奏,并把很多包袱打碎,欲說還休,用閃回藏在后面。

  徐速認為,冒險科幻類故事的戲劇假定性特別高,所以要求邏輯一定要非常嚴密,這是觀眾進入故事的入口。如果這個入口搭建得不好,就無法讓觀眾建立起對這個故事的信任感,觀眾就始終不會相信你的故事,所有的東西都建立不起來。對此,李亞平坦言,在有限的預算和拍攝時間內,營造一個架空、奇特,同時還要讓觀眾有代入感的環境并不容易。前期拍攝團隊選擇了臺灣的澎湖島作為主景地,除了四面環海的孤島氛圍,也用到一些廢棄的電廠、酒店、學校、森林。同時,后期CG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大家現在看到的城中廢棄超過二十年的建筑,斑駁的墻壁,黑洞洞的窗戶,蔓延的植被,地面上風化的裂痕,破舊的車輛,都依靠后期特效完成。

  知識點

  角色

  全劇圍繞杜淳飾演的羅燃和劉奕君飾演的陳立展開。羅燃和陳立一個勇敢深沉,一個斯文精明,兩人都是領袖型人物,在孤島上面對眾人的生存問題也有著“水火不容”式的選擇。

  劉奕君扮演的陳立,發揮了他對角色很高的駕馭能力,前半程是隱藏著秘密的商人形象,迅速擔起了“城主”的身份,敏銳觀察并利用著每一個人的優勢和缺陷,而中途反轉,后半程“不言不語”,而且劇中也實現了劉奕君“感情戲”的突破。

  無主之城

  “無主之城”的概念實際上來源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東南亞國家追求科技大發展而建設的“科技城”,參考了上世紀很多的老三線城市。而“孤島荒城”的設計,來自于一篇有關西部老三線城市現狀的報道。這是時代特殊的產物,為了某個軍事任務或者科研項目,在荒蕪之地建立起一座城市,短時間內匯聚了大量的項目人員和家屬,興建了各種配套設施,使這里成為一座欣欣向榮的小城。劇中的孤島就是參考了許多老三線城市的背景,從而建立起來的。

  (記者 劉瑋)

  (責編:韋衍行、蔣波)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李琳娜]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