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蹬上”暑期檔“風火輪”。

  對話嘉賓:

  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清華大學教授 尹鴻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院長、動畫導演 李劍平

  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 石川

  米粒影業CEO、制片人 張青

  這個夏天,一部起先不被看好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完成了一場逆襲。電影上映以來,其精良的制作和富有傳統文化內涵的故事引發了全國觀眾的熱議和好評,成為今年電影暑期檔的一匹“黑馬”。

  中華傳統文化是國產動畫電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寶庫。回顧近年來廣受好評的國產動畫電影,都在不同程度融入了中國本土的歷史文化或社會現實,并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人們也樂于期待,國產動畫電影“封神宇宙”乃至于“中國神話宇宙”的構建。

  從2015年田曉鵬的作品《大圣歸來》掀起觀影熱潮,“國漫崛起”的說法被提了又提,但“出圈”者寥寥無幾。《哪吒》的爆紅再次引發網民對“振興國漫”的熱烈討論。而無論《哪吒》的導演餃子抑或接受南方日報記者采訪的諸位專家都認為,國漫崛起,從來不是靠少數電影來扛旗。

  談創作

  用傳統故事的殼講當代的價值觀

  南方日報:我們看到,《哪吒》在人物塑造、故事架構等方面都有很大幅度的改編,它是否做到了有破又有立?

  尹鴻:整體來講,影片找到了傳統歷史神話跟現代之間的對話關系,而這種關系基本上還合理,大家從情感、情緒上能接受。當然,在我看來,個別地方有過于迎合受眾的傾向。

  石川:《大圣歸來》《白蛇:緣起》《哪吒》都是顛覆式改編,用傳統故事的殼,講當代人的價值觀。1979版《哪吒鬧海》中的哪吒是個普羅米修斯式的人物,為了大家犧牲自我,是一種神化的角色。眼下這版《哪吒》更像是哈姆雷特式人物,展現了追求自我身份認同的較量,反映的是當下年輕人共有的內心狀況。

  哪吒的角色定位和形象上也有很大的顛覆,這個版本的哪吒不再是很正兒八經的形象,而變成了滿身缺點的熊孩子。這樣的形象充滿了煙火氣,更容易被觀眾所接受,也符合當代青年的審美的走勢。

  怎樣既做出新意又不會“毀經典”

  南方日報:近年濺起不小浪花的國產動畫電影基本是中國神話題材,改編傳統文化IP要注意什么?

  尹鴻:一方面要找到原作的時代精髓,一方面要找到與現實對話的方式。任何文化都只有跟當代產生對話關系才能真正體現其價值。我認為,在改編時不必拘泥于原來的故事框架。神話是有想象性的作品,是人們創造出來的,但畢竟不是真實的歷史,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改寫方式。

  張青:既需要把經典的故事做出新意,又不能違背經典的精神層面的東西,還不能讓人覺得“毀經典”,這本身就是很難的事情。這次《哪咤》很有勇氣,完全顛覆但還能被觀眾所接受。

  談市場

  《大圣歸來》給了投資方信心

  南方日報:無論《大圣歸來》還是《哪吒》,我們聽到的故事提及最多的關鍵字就是“難”,前者的難更多體現在資金方面,后者體現在制作方面,當下我們最缺的是什么?

  李劍平:國產動畫的發展首先面臨著資金的問題,尤其是在《大圣歸來》出現之前,因為沒有市場效果好的作品,吸引投資成了非常困難的事,沒有看到成功案例的時候,投資方一定是謹慎的。《大圣歸來》在市場上的成功給了投資方信心。

  當然并不是有了資金就會有成功的作品,對資金使用的控制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有了資金支持要考慮如何使用,如何確定最合適的創作人、專業團隊和技術來共同打造一個完整的作品。

  在越過了資金的壓力之后,需要考慮怎樣利用精湛的技術實現對影片人物的理解和表現。最新技術效果的實現不是最難的,但也不能太多追求技術的體現,要讓每個環節的制作人員都理解創作者對作品設計效果和目標的追求。

  《哪吒》的成功或將留住更多動畫人才

  南方日報:《哪吒》將對行業帶來哪些積極影響?

  張青:它給中國動畫人帶來非常大的觸動。在這個行業,當看到像《哪吒》這樣強大的作品出現,很多人會更有希望地走下去。現在很多優秀的美院人才不想做動畫,《哪吒》可能會把更多優秀人才留在這個行業里。

  過去動畫行業人士更關注融資、公司估值等問題,但現在應該看到,如果很用心很有誠意地去做作品,通過作品本身產生的價值要遠高于公司本身值多少錢,以前我估計大家的訴求走偏了,所以《哪吒》讓更多人意識到做好作品才是最主要的訴求,讓市場來給予回報。

  談期待

  網友希望打造出“神話宇宙”

  南方日報:因為《哪吒》的爆紅,很多網友開始期待我們何時打造出國產動畫電影里的“神話宇宙”。據新華社調查顯示,有86%的受訪者表示很期待國產動畫電影開啟“封神宇宙”。

  尹鴻:無論是“哪吒”還是“大圣”,都需要一個品牌延續的過程,關鍵要看他們的系列能不能做出來。作品立不住,所謂的宇宙也立不住。

  李劍平:中國的神話人物在一個完整的體系中,不同作品相互間有關聯,所以“中國神話宇宙”構架基礎本身已經存在了。隨著動畫電影在神話故事創作上的積累,構建中國的神話宇宙是可能的。但現在中國動畫在改編神話題材的過程中,因為出品方的不同思路和創作者的多樣化,存在著各自改編的現象,其中角色的形象定位、能力表達、世界觀等設定還缺乏統一的構架。

  國漫整體進步明顯還需要更多成熟作品

  南方日報:和4年前滿天飛的“國漫春天”“國漫崛起”等字眼相比,對于《哪吒》的爆紅,業界在其意義的表述上審慎了許多。您覺得國漫離真正的崛起還有多遠?

  尹鴻: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它是國產動畫電影階段發展的代表性作品,但是否是個新的拐點,還需觀察。國漫整體的進步是明顯的,但一個作品的爆紅需要具備天時地利人和等多方面條件。既需要創作上的成熟,也要有市場上的好氣候,還需要一批成熟的作品去培育市場,這樣才做得到開啟國漫新時代。

  在我看來,中國動漫市場需要“百花齊放”,不能沉迷于一兩個領域,而是要找到更多和觀眾對話的題材,形成自己的完整的價值觀品牌。

  石川:國產動畫電影制片過程相當漫長,耗時、耗錢又耗力,現在國漫的技術水平有了很大的改觀,但是總體生存環境還是很艱苦的,《哪吒》團隊是少數的幸運者。

  電影行業的投資規律和動漫的生產規律,兩者之間仍有很大矛盾。對于創作者而言,與其將注意力集中在政府扶持、資金介入等外部條件,不如將更多精力放在提高技術水平、創作能力及市場競爭力上。

  李劍平:某一種藝術類型作品水平的提升不能靠一兩個作品,需要有一系列持續的作品組成來達到新的高度,共同組成一個比較完整的產業。《大圣歸來》的出現對觀眾和動畫行業都是非常重要的鼓舞,后續的動畫作品包括《哪吒》受到的歡迎更是形成了發展的好勢頭。保持中國動畫長久的質量提升局面,需要行業的互相鼓勵和互相支持,更需要觀眾的熱情信任。

  國漫崛起的標準是由受眾決定的,在質量、類型、題材等各方面,大家的期望會越來越高。

  ■探討

  融入當代生活經驗神話的神秘感會消失嗎?

  石川認為,作為一種文學體裁,神話有其獨特的美學屬性,與煙火味的日常生活有距離。《哪吒》中的太乙真人被改編成了生活中任何一個小區或街道都能碰到的“俗人”,所以有人說他應該叫“太二真人”。把當代生活經驗融入到神話故事中去固然可以,但不能嫁接太過,不然神話自身的神秘感和神圣感就消失了。

  現在有些年輕創作者對傳統題材的改編想象的成分太多,可能更多在考慮觀眾能不能接受。但石川認為,創作者也應當承擔起文化傳承的使命感。電影背后所隱藏的是一個巨大的傳統文化系統。要做真正有據可考、有深厚傳統文化基礎的作品,就不能不去考慮這些問題,否則就是無本之木了。(見習記者 萬璇 黃楚旋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劉長欣)

  (責編:韋衍行、蔣波)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李琳娜]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