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決勝時刻》創個人拍片“奇跡”

  黃建新

  67個工作日完成拍攝,后期制作時連著好幾天每天只睡倆小時,導演黃建新感慨,電影《決勝時刻》創造了他個人拍片生涯的“奇跡”。

  在這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重點獻禮片中,他不僅帶領觀眾重回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在香山度過的那段光輝歲月,用各種生活小事塑造出領袖們鮮為人知的另一面,還千里迢迢從俄羅斯找來歷史素材并修復了開國大典的彩色畫面。

  影片聚焦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的香山,藝術再現了黨中央運籌帷幄、共商大計,籌備新中國成立的歷史。如果說黃建新十年前執導的電影《建國大業》是編年體,那么這次《決勝時刻》則是“從微觀出發”,慢慢建立起更完整的故事體系。“當時北京有八大特務系統、近一萬七千多個特務在搞暗殺等破壞活動,出于安全考慮,毛主席住在香山,在那里以他為首的黨中央主要做了三件大事:和平談判、指揮渡江戰役和籌備新中國成立,我們電影主要講的就是這段歷史。”

  到戲院后臺跟梅蘭芳見面、在街頭品嘗北京小吃、教警衛員如何給對象寫情詩……與同類型作品不同的是,《決勝時刻》展現了一個更接地氣、更有人情味的毛澤東形象。黃建新透露,這些故事有的是真實的,比如影片編劇何冀平確實查到過毛主席吃北京小吃的記錄,有些則有藝術想象的成分,“比如他吃夜宵沒帶錢,說‘我什么時候帶過錢啊’,這種幽默的性格,就是我們想要的,這樣能立刻跟觀眾交融到一起,讓他們覺得領袖很親近。”片中表現出毛澤東當時放松的狀態、開放的態度、陽光的情感,和蔣介石方面黯淡、無可奈何的情緒,形成了兩種氣質上的對立,讓觀眾能更好地理解雙方,“我們不想拍成政論體電影,而是希望觀眾看到兩個不同的人,就能感受到哪方面是向上的哪方面是往下的,通過情感的積淀讓人理解。”

  至于周恩來,影片則著重表現他性格中倔強的一面。“大家以往覺得周恩來能把各方面事情辦得妥帖周到,但電影里你看他故意不去接前來談判的張治中,后來倆人還吵架,展現了周恩來的另一面。”黃建新說。

  片中有一場任弼時給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少奇四位書記拉小提琴從而告別的戲,看哭了不少觀眾。黃建新介紹,他們曾發現一段任弼時用鋼琴告別的記錄,但在香山,鋼琴不太合適,所以他們改為小提琴,拍了這場戲。“任弼時當時身體不好,所以這不是簡單展示音樂,而是一場別離的過程,想傳遞出這五個人的親密關系,觸動觀眾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即使是片中戲份不多的角色,黃建新也力圖使人物生動有趣,而不僅僅只是一個過場角色。其中濮存昕飾演的李宗仁,性格鮮明,令人印象深刻。黃建新說,他花了兩個晚上打了七個小時電話,才成功說服濮存昕。“他一開始不接受,說我哪里像李宗仁,我比李宗仁高好多!我說特別希望他能來,因為能把這個角色立住,需要特別深厚的藝術功力。第二天他說,我有一個條件,我得去醫院做一個牙托(因為李宗仁嘴有點凸),如果戴上牙托,在鏡子前我能有百分之五十的自信,我就來。結果他還真找了一家醫院,第四天他說我來了,我就知道他戴著牙托來演了。”

  《決勝時刻》最令人震撼的一幕,莫過于影片結尾處首次呈現了彩色的開國大典真實歷史畫面,這是劇組花了不少功夫從俄羅斯找到的。此前,有人告訴黃建新說在手機上看到了毛主席在開國大典的彩色畫面,這讓他大為驚訝,因為《建國大業》中也用了當年開國大典的真實畫面,但翻遍資料庫只有黑白的。他趕緊詢問彩色畫面的出處,得知是美國人在俄羅斯找到的,被他們用在了一個紀錄片里。于是黃建新趕緊派出兩組人馬前往俄羅斯,把所有能找到的相關紀錄片都翻出來了。“當時我們技術不行,好幾次慶典的彩色畫面都是俄羅斯拍的。我們在各個角落搜尋開國大典的膠片,終于找到了這4分鐘的資料,把它們全買下來。”

  拿回來的膠片質量太差,到處都是劃痕,顏色也不行,焦點也不實。當時正好國內有一家企業正在研究4K轉換技術,黃建新把膠片拿去一試,居然成功了。“從來沒想到開國大典能這么清晰,而且還是彩色地展現在面前,我們自己看都特別激動,好像穿越到過去一樣。我相信年輕觀眾也會有這樣的感受,他們能看到當時的坦克來了,當時的士兵是這樣的……這是我特別高興的一件事。”

  相關新聞

  兩千名北大學子

  同看《決勝時刻》

  9月9日晚,北大百年講堂里,兩千名北大學子一起觀看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重點獻禮影片《決勝時刻》。

  在當晚舉行的首映禮上,影片監制兼導演黃建新、導演寧海強、編劇何冀平、攝影指導邵丹、美術指導霍廷霄,以及演員黃景瑜、王麗坤、秦嵐、濮存昕、聶遠、杜江等亮相,和同學們分享了他們和電影之間的故事。該片將于9月12日開始點映并接受各界團體包場,9月20日全線上映。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馬強]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